• <u id="y44l3"><sub id="y44l3"></sub></u>

    <ins id="y44l3"><big id="y44l3"></big></ins>

  • <i id="y44l3"></i>
  • <tr id="y44l3"><blockquote id="y44l3"></blockquote></tr>

  • <label id="y44l3"></label>

    <pre id="y44l3"><menu id="y44l3"></menu></pre>

    首頁
    >走進安遠>安遠概況>非物質文化

    非物質文化遺產

    信息來源:《安遠縣志》 發布日期:2019-05-03 23:33 瀏覽次數:

    南鄉大堂音樂 

       江西贛州市安遠縣南鄉大堂音樂是安遠地域內客家人在生產生活中創造形成,富有人文內涵和藝術魅力的民間民俗藝術形式。民間藝人將此用于婚喪嫁娶、做壽上匾等紅白喜事。 

       20世紀40、50年代,大堂音樂在贛州安遠南鄉幾乎家喻戶曉,農民在茶余飯后,廣庭之中,小家農舍自我演奏,自我欣賞。然而,隨著時代的變遷和現代娛樂方式的沖擊,傳統的大堂音樂正漸漸淡出人們的視野,并面臨消亡的危險。所幸的是,經過安遠縣有關部門的努力,安遠南鄉大堂音樂正得到有效的保護和傳承,并于2007年6月成功入選江西省第二批非物質文化遺產民間音樂類。
       南鄉大堂音樂現留傳下來的只有10首曲牌:1、陰反陽2、倒水蓮3、蜻蜓點水4、隨手調5、鴉鵲過排6、四大金剛7、賜喜8、三金殿9、普天樂10、亂彈山。
    大堂音樂主要以嗩吶為主,多種弦樂和彈撥樂為輔的民間吹奏樂,是安遠地域內客家人在生產生活中創造形成,富有人文內涵和藝術魅力的民間民俗藝術形式。民間藝人將此用于婚喪嫁娶、做壽上匾等紅白喜事。
       安遠南鄉民間大堂音樂無論是曲牌、演奏樂曲、演奏方式都與其他器樂曲有所不同,堪稱為民間音樂中的一枝奇葩,主要體現在以下四大方面。
       首先,大堂音樂是以嗩吶為主的民間吹奏樂。它還配有二胡、笛子、喉管、楊琴等樂器,全場沒有打擊樂,共同演奏大堂音樂曲牌,奏出悠揚、抒情、清雅、自然的音樂。它一般出現在各種比較正規的場面上,如各種喜喪事和慶典,即大雅之堂,其他小調卻不能進入。
       其次,大堂音樂的演奏方法是即興伴奏。嗩吶吹奏主旋律,其他樂器以不同的定弦、反高反低的即興伴奏,加上笛子的主音加花,二胡等樂器在展音時加花托奏。既能發揮各種樂器的特長,又較好地表現出樂手的個人演奏水平與風格。
       再次,演奏大堂音樂的主奏樂器嗩吶與其他地區的嗩吶有所不同。該地區的嗩吶哨子是用油桐樹上的一種蟲子的繭,冬天取下,長期保存。用時藝人則采蟲子的繭一個一個的做好后連套幾個,做工精細。用這種哨子吹出來的嗩吶聲音歡快、明亮、抒情、悠揚、音質甜美,可以說這是安遠民間藝人的獨創。
       最后,大堂音樂的10首曲牌,整體看來大同小異,但仔細聽來各首曲牌各有特色。10首曲牌都是中庸速度,起句、落句、樂句的連接、調性的走向,都相差無幾。然而,各個曲牌又有各自特點。如“陰反陽”、“蜻蜓點水”、“賜喜”等,個性鮮明,各自表現的內容很不一樣,用途也有各自的功能。有歡快喜悅,悠揚自如的樂曲,也有悲壯、傷感、冷清暗淡的樂曲,喜怒悲哀均可表現。因此,“大堂音樂”能在婚喪嫁娶、紅白喜事各種場合派上用場。
       安遠南鄉大堂音樂,以其獨特鮮明的藝術特色,幾百年來傳承至今,顯示其頑強的生命力和濃厚的群眾基礎,作為我國民族民間文化寶庫中的一顆小明珠,有其獨特的藝術價值。
    隨著人們生活方式發生變化,大部分嗩吶藝人靠吹嗩吶難于致富,現在藝人中大部分年齡很老,年輕人無人問津,已到后繼無人的地步。就現在的嗩吶藝人中,能完整吹奏10首大堂音樂曲牌,只有孔田鎮上寨村李培欽師傅一人。如不設法搶救,有失傳危險。
       為了保護大堂音樂這一珍貴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從2006年開始,安遠縣特地投入人力物力將大堂音樂這一項目申報江西省第二批非物質文化遺產;組織有關部門、專家對安遠南鄉大堂音樂繼續進行收集、整理,出版了一本比較完整、規范的《安遠南鄉民間大堂音樂》專集,并對其進行了錄像、攝影、文字記錄、建立檔案等保護措施;撥出專款為大堂音樂從業人員添置了一些設備,并邀請參加縣里的各種民俗文藝匯演;縣里應從文化建設經費中撥付部分經費鼓勵藝人帶徒傳承,并確定每個鄉鎮培養3名藝人的目標。
       與此同時,安遠縣力促大堂民間音樂向文化產業發展,在向其“輸血”同時,發揮其“造血”功能。不少藝人主動闖蕩市場,并“抱拳組合”,成立民間大堂音樂藝術團,進行歌舞小品等表演,拓寬掙錢門路。有些藝人還不斷探索出適應新時代發展的大堂音樂曲牌,吹奏的《十送紅軍》《走進新時代》等歌曲,既有時代氣息,又具客家風味。特別可喜的是,隨著安遠縣這幾年來對客家文化的挖掘和宣傳,農村各種喜事的增多,大堂音樂又重返鄉村舞臺,溫暖著人們的記憶。
       期待破“繭”重飛的安遠南鄉大堂音樂有了施展才華的天地:2006年11月,中國贛州第五屆臍橙節在安遠舉行,安遠南鄉大堂音樂以50人的隊伍演奏大堂音樂“陰反陽”曲調牌為迎賓曲,營造了良好的節日氣氛,轟動了全場。在2007年中國(江西)三百山首屆生態旅游節東升圍民俗活動現場,藝人們即興演奏的民間大堂音樂,讓粵港游人聽得如癡如醉,紛紛稱奇。2007年8月,安遠縣又出臺文件,對民間大堂音樂進行開發利用。
     
    瑞龍
        舞龍和舞獅起源于中國的傳統舞蹈,是古時重大節日的節目之一。由于我國幅員遼闊,因地域不同,舞的“龍”自然就形態各異。安遠的瑞龍是其中之一,它將龍燈分為頭一節、腰三節、尾一節的表演形式,所以俗稱“五股龍”“五節龍”,富有廣泛的群眾娛樂性和淳樸的地方色彩。
      編創于一個美好傳說
      每一個傳統的文化項目,都有一個美好的傳說,安遠的瑞龍也不例外。年邁的長輩總是繪聲繪色地告訴下一代這樣一個故事,安遠城南有一座九龍山,原叫九頂山。古時九頂山下有個窮苦的后生,常獨自一人上山砍柴。一天,他忽見山頂五彩繽紛,祥云繚繞,九條金龍從云中飛出,時而在空中飛舞,時而在潭中戲耍,時隱時現。正當他看得入迷時,一陣山風吹來,云消霧散,九條金龍無影無蹤,展現在眼前的卻是九棵翠綠的茶樹。后生回家后將金龍變茶樹之事告訴鄉鄰,大家聽后,紛紛上山采摘茶葉,回去精心炒制。茶葉芳香撲鼻,聞之欲醉,泡出的茶水甘美清香,醇厚無比。于是,人們陸續上山開荒種茶。茶農把九頂山改名九龍山,將茶稱之為九龍茶。一傳十,十傳百,九龍茶的奇聞傳到皇帝那里,皇帝立即傳旨選九龍茶進貢朝廷。
      清代,安遠人民便依照這一由來已久的傳說編創了《瑞龍》這一民間舞蹈表演節目。
      表演栩栩如生
      經過數代傳承,安遠瑞龍已形成了相對固定的模式。安遠縣文化館館長葉國鋒告訴記者,瑞龍又稱紙龍、五股龍,是一種頭、腰、尾五節互不相連的民間龍燈,瑞龍頭、尾各一節,腰三節,由5個15歲左右的男孩表演。據介紹,舞龍隊一般在春節期間表演,表演前要進行傳統的祭龍儀式,村民們擎著龍燈,敲鑼打鼓來到河邊擺上供品、點燃香燭、燃放鞭炮、祭拜龍神,進行“拜水開光”儀式,再用香火象征性地燎一下龍嘴,謂之“通龍喉”,表示新扎的龍燈已經賦予了靈性。
      據安遠欣山鎮古田村舞龍隊的歐陽如新介紹,瑞龍將要進入某個村莊表演時,先由一位長者提燈籠先行,東道主燃放鞭炮迎接,主客相見,互相道喜。途中倘若遇有新落成的屋宇,東家則必掩其門,此時執龍頭小孩即唱慶辭表祝賀,每唱慶辭一段,東家均以紅包答酬。唱完慶辭,東家開門迎進龍隊,龍隊于堂屋內表演,舞畢列隊離去,另尋主家。每至一戶,主人都要端出自制糖果茶點,熱情款待龍隊。
      “瑞龍的舞蹈動作較簡單,舞步以小碎步和跑跳步為主,擺出‘天下太平’字樣。”歐陽如新告訴記者。據其介紹,舞龍的動作內容由東君贊語、蓋水波浪、舞水爪鉤、織竹壁、結字、走圓場等幾個組合動作組成。最精彩部分要屬織竹壁和結字兩項:織竹壁時,5個舞龍少年一字形直線拉開距離,用小跑步的速度,配合樂隊節奏,穿插走著“8”字交叉隊形,非常活潑可愛。動作進行到一半時,龍頭帶著走圓場,走到面對觀眾方向開始結字,每走一次場結一個字,結成“天下太平”等祝福話語,結完字,龍頭再帶著走圓場結束。
      制定5年計劃保護傳承
      據介紹,早些時候,欣山鎮有20個村(居)委各活躍著一批民間舞龍師傅和扎龍技師。但現在流傳下來較有影響的僅有3支,分別是成立于約1913年的磧角村舞龍隊、成立于約1949年的古田村舞龍隊和成立于約1959年的修田村舞龍隊。而目前只有家住欣山鎮西門路的歐陽如新師傅掌握了瑞龍扎制、瑞龍的雕花剪紙、瑞龍舞耍、音樂伴奏等全套技藝。
      安遠縣文化館館長葉國鋒在談到安遠瑞龍民俗活動的重要價值時表示,瑞龍具有豐富人民群眾文化生活,褒揚社會安康穩定的價值。現在,百姓富起來了,每年春節都有鄉鎮的瑞龍表演隊到政府部門、機關單位拜年或在廣場公演,為當地人民增添了節日的喜慶氣氛。2006年11月18日,中國(贛州)第五屆臍橙節在安遠召開,縣文化館組織了4條瑞龍,在臍橙節的開幕式上表演,安遠瑞龍展現了它前所未有的風采,為臍橙節增添了一道靚麗的風景,受到國內外客商的一致好評。
      從去年開始,安遠縣文化館制定了5年計劃,明年準備將瑞龍的舞蹈列為安遠縣一中、二中體育班學生的必修課,加強培養年輕一代接班人。預計到2013年,相關部門將舉辦瑞龍培訓班,在安遠縣各鄉鎮推廣,并建立民間自發的代代傳演和政府保護相結合的機制。

    安遠九龍山采茶戲 

       發源于安遠九龍山的采茶戲,至清代中葉已流行于贛南地區。乾隆(1736—1795)年間增加弦樂伴奏,傳統劇目原有一百多個,有些已經散失,保存下來的有目可查的,僅有八十二出。多為丑、旦合演的民間生活小戲。除正本大戲《九龍山摘茶》外,俗稱“四大金剛”的《上廣東》、《賣雜貨》、《大勸夫》、《反情》和“四小金剛”的《哨妹子》、《補皮鞋》、《釣蟲另》、《老少配》以及《挖筍》、《雙砍柴》、《盤花生》、《拗蕨耕田》、《哨同年》、《哨同年》、《賣茶葉》、《滿妹添喜》、《阿三打鐵》、《當棉布》、《失繡鞋》、《唐二試妻》、《李狗子》等。 

       傳統角色行當僅有二旦一丑。表演藝術注重用高步矮步來刻畫人物性格。丑角常模擬猴、貓、鳥等禽獸動作,丑的“矮子步”、“單水袖”,旦的“扇子花”均是獨具特色的表演技巧。

      唱腔曲牌分燈腔、茶腔、路腔、雜調四大類,簡稱“三腔一調”,以茶腔為主,包括《九龍山摘茶》、《馬燈》、《大塘花鼓》、《三句板》、《長歌》、《上山調》、《斑鳩調》、《打鞋底》等三百多個曲牌。用吹、弦、打擊樂伴奏,勾筒為主胡。風格輕松活潑,優美抒情。

       隨著茶葉貿易、文化交流的頻繁進行,特別是客家人的遷移倒流,贛南采茶戲在周邊省、縣廣為流行。為了更清楚表述采茶戲的流傳情況,本文抄錄由王耀華撰寫,福建教育出版社出版的《客家文化叢書》之——《客家藝能文化》(注:王耀華:現任福建師大教授、副校長)有關段句:

       “采茶戲最早出現于贛南安遠縣九龍茶區,形成贛南采茶戲。此后,往東流傳到閩西寧化、清流、長汀、連城等地;往南傳入廣東韶關地區和梅縣、湛江一帶;再隨著廣東客家的遷移,而一路帶往廣西玉林欽州,另一路則傳到臺灣的苗粟、新竹、中壢、桃園、平鎮等地。”

       另據《湖南通志》記載:“元末明初,由于戰亂和朱元璋重課湖南許多縣的田賦的影響,造成湖南大批人的殘廢和逃散,于是采取了‘扯江西、填湖南’的稱民措施。”其中也有采茶藝人流到湖南。經查證,粵東的三角班,演的均為贛南采茶戲。“從此業者,多為贛南客族放蕩少年”。(羅香林《粵東之風》)

       贛南采茶戲在本省自貢水流域進入贛江上游的萬安、遂川一帶,然后沿羅霄山脈向贛西及湘中流動。

       發源于安遠縣九龍山,成形于安遠、信豐、贛縣等縣的贛南采茶戲,由于演出內容貼近農民、小市民,表現他們的勞動、愛情,通俗易懂,獨特的表演藝術,優美的音樂、唱腔,很快在以安遠縣九龍山茶區為中心向四周流傳開來。自乾隆至道光末,是贛南采茶戲的大光時期。乾隆年間陳文瑞的《南安竹節詞》載:“淫哇小唱婁營前,妝點風流美少年,長日演來三腳戲,采茶歌到試茶天。”可見當時采茶戲的盛行。采茶戲的大興也遭來大禁。現存乾隆四十七年立,刻禁牌“禁搬唱采茶,擾亂地坊。”累此,采茶戲逐衰落下來,只有少數藝人   進入安遠、贛縣、信豐、于都、南康的偏僻山區和賭場,靈活機動地在禁區中生衍保存下來。

     

     

    安遠欣山上刀山 

     

     

     

     

    打印 關閉
    操干妈影院,狠狠操,天天操,就要操,操你啦,操干妈最新地址